记者调查偷拍黑色产业链:各类偷拍视频在网上分门别类售卖

2022年7月28日 by 没有评论

酒后滋事、溺亡事故、“咸猪手”、两抢一盗随着夏季的来临,气候和人们生活、娱乐方式的改变,社会治安形势也随之变化。守护夏日安宁、维护和谐稳定,是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

为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夏季治安打击整治“百日行动”;各地政法机关结合实际情况,积极开展治理“醉驾”、防溺亡、打击街面犯罪、夜间法律服务等工作,备受群众好评。

从今天起,法治经纬版推出“法治守护夏日安宁”专题报道,展现各地政法机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勇于改革创新,大力整治夏季社会治安问题,守护一方平安的生动实践,敬请关注。

成员几百乃至几千人的社交群,群里“静悄悄”,因为群主开启了全体禁言模式,但群里很多人都显示“在线”。时不时,群管理员发送一些视频图片至群里,内容不堪入目涉及女性隐私部位或卧室、厕所等隐私场所,并喊话“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可私聊群主”。

入夏后,偷拍行为增多。据公开报道,近期,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地铁场所均有违法偷拍被抓的案事件发生。记者调查发现,偷拍设备及偷拍视频在网上贩卖较为活跃,一条针对偷拍的黑色产业链已然形成。

“无需付费,只用截图。在应用商城下载一款应用软件,扫一扫截图中的二维码看一分钟视频并加好友后,凭带用户ID界面的截图私聊我,就可以免费进偷拍群,里面各种原版视频免费观看。”

7月12日,记者在加入某社交群后,群主立马发来这条信息。进行上述操作后,记者被拉进一个名为“抄底资分享群”的群里,群里有少量的偷拍视频和图片。此时一个@所有成员的信息跳出:“预览群组只展示少量视频供大家体验,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直接私聊群主,加入付费SVIP群。”

为深入调查,记者加入SVIP群发现,与之前成员数千人的“抄底资分享群”不同,SVIP群只有300多人,但超过200人都显示近期上线或者在线,且该群上传的偷拍视频超过1000条,并以每天二三十条的频率更新。

“这里还有当天偷拍的内容,绝对不会是那种烂大街的资源。”该SVIP群群主宣称。

记者看到,这些偷拍视频多是在地铁、超市、车展等场所偷拍女性裙底的短视频。从摄像角度来看,偷拍者多是尾随受害者,在其背后伺机下手。同时还有一些来自宾馆房间、民房卧室的偷拍视频,视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多为近两年来拍摄。

一名专门改装手机摄像头的网店老板告诉记者,在公共场所,上下班时间或人多的时候偷拍成功率高,人们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而如果用了改装摄像头的手机或偷拍设备,要比用一般手机偷拍成功率高很多。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偷拍群还以“特殊癖好”分门别类,以“厕拍”“宾馆拍”“洗澡拍”为主题设置。群主还会对已购买“偷拍会员”资格的人提供优惠,比如记者加入SVIP群后,就有管理员发来私信称可以六折优惠进入“厕拍”群。支付两三百元就能进入一个号称全部为当天偷拍内容的及时更新群。

据了解,有不法分子专门进行偷拍贩卖视频,还有人专门收购、收集偷拍视频,也有人通过上传自己的偷拍“作品”进行交换。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他的图包资源就是从一名专门偷拍模特、网红的“业界大佬”处购得的,一套资源可以卖6000元以上;还有已经存在多年,专门在街头、公共场所拍摄裙底的人。

在某电商平台,记者以“微型”“针像头”“伪装像头”进行搜索,找到数十家售卖头的网店,售卖的头各式各样。这些网店介绍称,头能够伪装于各种物品中,如插线板、保温瓶、车钥匙、加湿器、洗发水等。

记者联系其中一家网店的客服,对方很快发来一款头的实物图,其直径3.8cm,厚1cm,形状类似纽扣,只比硬币大一点。客服告诉记者:这些头有网络时可以实时监控,没网络时也可以录像再回放;有些需要再回安放处附近接收视频,有些则可以直接通过相应软件下载。

有的网店为了规避平台监管,封面图上内容都是“联系客服看图”,没有实物展示。有的网店“挂羊头卖狗肉”,用其他商品代替头,只有向客服咨询时才会得到真实售卖的物品信息。

此外,还有店家称可针对手机摄像头进行改装,花费1200元至3000元,市场上大多数品牌的手机都可以将前置摄像头改装到顶部,便于偷拍。

记者调查发现,网上还有购买偷拍设备使用权的情况。一名贩卖者告诉记者,他们的偷拍视频都是实时更新的,摄像头都对着床、按摩椅等地方放置,“在购买头的使用权后,你可以观看近期视频甚至直播,至于看到的内容是什么就看你运气了,可能是居家日常,也有一些香艳画面,你懂得的”。

调查结束后,记者第一时间通过平台系统进行举报。客服告诉记者,平台对于出售违禁品的商家一般会进行关闭店铺等处罚。举报后24小时内,平台给记者发来了处理完成的通知,记者发现再点进之前举报的商品链接,商品已经下架,显示“商品已售罄”,但该店铺还在正常营业,店内其他头商品仍可以正常浏览和购买。

有商家告诉记者,他们根本不怕被举报,反正都是用小号注册的;就算被举报下架、封店,用其他账号再开个网店就是了。

实际上,销售和使用头已经涉嫌违法犯罪。我国刑法明确规定,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者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公安部部署的夏季治安打击整治“百日行动”中,全国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依法严打非法生产、安装、控制网络摄像头等窃听、窃照器材及偷拍偷窥违法犯罪,已侦破案件140余起,打掉非法生产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窝点4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80余名,缴获窃听、窃照专用器材及零部件10万余件。

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胡云云认为,一方面,需切实加强源头治理,加强对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生产和销售环节的监督,加强生产厂商的资质管理,各大电商平台应对商家出售的敏感商品进行审核,督促商家对消费者购买行为进行实名登记,让相关设备的来源和去处有迹可循;另一方面,需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相关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增加违法成本。

胡云云注意到,近年来不少“偷拍女性裙底”者多受行政拘留处罚。他认为,相较于给受害者身心造成的伤害和高额的违法收益而言,这样的处罚力度很难抵挡一些人的营利冲动。

“除行政处罚外,还可依据民法典人格权编、侵权责任编的相关规定要求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而如果嫌疑人将偷拍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偷拍的内容又符合我国法律关于淫秽物品的范围界定的,则可能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胡云云说,对于偷拍黑色产业链上非法生产、销售等行为,也要发挥刑法的强制力和威慑力。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谢澍说,偷拍行为如果涉及“以牟利为目的”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可能构成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如果传播偷拍所得的视频或图片,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即便没有“以牟利为目的”也不涉及传播情节严重的,偷拍的行为依然可能构成强制猥亵罪,之前司法实践中已办理过针对猥亵儿童的案件。

“之所以当前一些偷拍者多受行政拘留处罚,主要还是因为过去刑事司法实践中以牟利为目的或传播情节严重的门槛较高,这就需要司法机关进一步通过司法解释和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例来明确法律适用标准。”谢澍说。

胡云云呼吁受害者发现被侵害后,要勇于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是依法不予公开审理的,所以被侵权人通过民事或刑事途径维权时不必有所顾虑。建议在起诉前做好证据固定工作,坚决向不法行为说不。”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